相对主义盘踞了学术界,就象是获得了永久教职。米歇尔福柯的对手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宣称理性主义是压迫者的工具而不再是认识世界的有效手段,毫无意义并注定失败,而他还因此成为美国知识界名人。换句话说,就像他在1986年写到的,理论的秘密鲍德里亚的整个知识体系被简单地称为理论即真相并不存在。

六十年代后,真相成了相对的,批评等同于迫害,个人自由成为绝对的,每个人都有权随意相信或不相信。观点和事实之间的区别在多方面瓦解。

这样各种阴谋论交互混杂的后果就是,当一个人进入这个信息系统,希望搜索某个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很快就会接触到广泛的一系列其他领域受到污染的信息。这样,那些接触到某一种受到污染信息的人,也会了解到其他受污染的信息,这样的相互联系就意味着,受到污染的知识是一个统一整体,是一种另类的世界观,而不仅仅是一些彼此无关的想法。

请记住,作为一种意识形态,自由意志主义最广为传播和最具影响力的文字来自完全虚构的小说里。我是读着安兰德长大的,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说,它塑造了我的自我认知、价值体系,还有我的信仰。

我们需要采纳一个新的卫生标准来保证信息媒体的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