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特根斯坦式的理論家和科學主義者。維式理論家和科學主義者都主張人類的獨特在於我們的心智和語言。科學主義者將對心智的研究等同於對大腦的研究,他們偏好借助認知科學來理解人類的心智。科學主義者將「概念」或「意義」視為我們信念的基本單位。只要我們捕捉到概念的精准定義,那麼概念困惑自然會得到解決。而維式理論家認為,只有通過人類的社會實踐(文化)才能理解我們的「心智」。他們不贊同將心智或語言分解為東鱗西爪的碎片,他們對心智的內部結構也毫無興趣。

柏拉圖本人認為人類的獨特性在於我們能夠捕捉真正的實在。人類自我形象的獨特性在於我們能夠把握最為普遍的、顛撲不破的真理。

事實上,羅蒂認為無論是分析哲學還是歐陸哲學,都在試圖回答:人類的獨特性是什麼?其他動物不具備,而人類獨有的特徵是什麼?什麼樣的自我形象才能反映出人類的獨特性?

當歐陸哲學家給出這些論斷時,他們並不預設這些話語是論證式的。他們也不認為論證能夠駁倒這些論斷。如羅蒂所言,如果一個讀者試圖以嚴格的論證來理解這些歐陸哲學家,那麼他永遠也無法讀完這些著作。

讀完:September 7, 2017 at 07:17PM|來源: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