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達到民族復興的宏大目標,像魯迅這樣的青年知識分子們看中了科幻小說,相信這種看似天馬行空的文學形式,能夠「改良思想,補助文明」,從而「導中國人群以進行」。

從此「醫心藥」發明之後,中國人個個大公無私,「純是利群主義。福則同福,禍則同禍,差不多已行著社會主義了,怎麼還會有均貧富風潮?」

以科技進步取代政治變革,推動民族國家的現代化,這種天真爛漫的熾熱激情在1978年之後那個「科學的春天」再度迸發出來。由葉永烈創作的《小靈通漫遊未來》,通過一個孩子漫遊「未來市」的形式,展現出對於工業化與城市化建設的美好暢想。這本薄薄的小書據說首印就有150萬冊,並迅速引發了一股科幻小說出版的熱潮。

這些講述人類如何面對外來威脅的故事,卻也同時在詹明信所說的「政治無意識」的作用下,將當代中國人的經驗與思考、恐懼與希望編織其中。正如詹明信在談到烏托邦與科幻小說時所指出:「即便我們最瘋狂的想像也不過是經驗的拼貼(collages of experience),是由此時此地的各種碎片所構成的。......從社會層面上看,這意味著我們的想像受到我們自己生產方式(或許也包括其中所保留下來的過去各種生產方式的殘餘物)的限制」。

讀完:August 20, 2017 at 06:32AM|來源: http://ift.tt/1Nm9elT